首页

吉林劳模捐赠600箱人参驰援武汉

时间:2020-02-27 17:14:17 作者:养星海 浏览量:4896

  “刚才我弟小涛回家跟我说了你在这要买我舅那个瓶子的事,也知道你大老远来一趟挺费劲的……”叶小池能这么说,让老侯心里熨帖了一点,本来就不容易,虽然没他说的那么夸张,坐的并不是两天一夜的火车,而是大半天的。可是他走的急,买不到坐票啊,是一路站过来的,他长得胖,在火车里跟人挤他也不容易啊。

  结果跑这么远,都看好了,一句不卖就又白白把他打发了,要是没个解释他不是更心塞吗?

  叶小池也看出来老侯神色和缓了些,便说道:“不知道你收不收旧的鸡翅木家具?”

  老侯心里一动,不过外表上看着不明显,只是问道:“怎么,你这里有啊?有的话拿来我看看再说。”

  然而叶小池马上否定了:“不是的,我家没有,小舅这也没有,他那几把圈椅是给别人修的。”

  老侯心想那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?

  叶小池并没让他带着这个疑问乱想,告诉他:“是我们村有一家有。”

  罗向东当然知道叶小池说的是谁家了,他没想到叶小池会跟老侯说起这个。

  “谁家?”老侯这时候已经看得出来对面那女孩子是个极有主见的人,她说不卖只怕这个瓶子他是没戏了。他觉得,多结些善缘比结仇要好。而且这家人做得也不算出格,所以他没再提那个瓶子的事了,转而问起家具的消息。

  “具体谁家我就不细说了,给你个提示,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很容易就能查出来,而且还能用你满意的价格把那家具拿下来。”

  提示?听起来倒有点像谜题,也像以前做过的各种数字或者其他智力游戏,老侯倒是起了兴致,也许自己查一查比别人直接给出答案更有意思吧。

  “那你说说看,看看你有没有高看我,兴许我查不出来或者没办法用我满意的价把货拿下来。”其实还有个前提,那就是经鉴定之后,确实是有年头的鸡翅木家具那才值得他出手。

  “那套家具听说有五六件,桌椅香几炭盆架都有,他家头两天刚上了粱,家在村委会不远。那些旧家具被他们家当成鸡肋一样留着没用扔了还可惜的东西,放到下屋里了。我觉得这位大哥你要是真看中了那些东西,以你的口才,想个理由,应该能用合适的价格拿下来吧?”

  老侯听了,象被噎着了一样,看着同样惊讶的罗向东,指着叶小池的方向,“小罗,这,这人确实是你外甥女啊?真是你姐女儿?”

  听到他这么说,原本对他还有点歉疚的罗向楠呸了一口:“你说啥呢?不是我女儿是谁女儿啊?当然是啊。”

  老侯马上伸出手掌,示意叫停,他就那么一说,表示惊讶的意思而已,这女的真是的,怎么还不能开玩笑了呢?

  “别呀,我不说了成吧。”老侯不跟罗向楠说话了,反正她开不得玩笑还不是拿主意的人,他跟那姑娘直接说。

  “行,你提示的够明白了,要是还找不着,那就跟二傻子差不多了。那我就去看看。这边的瓶子既然你们说什么也不卖,那我也就不惦记了,不过哪天要是真有什么货想出的话,可以考虑先联系我。我电话小罗那里有。”

  “嗯,一定,不过我们现在是穷人,估计没有联系你的机会。还有啊,那家人说过,等新房子再收拾收拾,就要把老房子的旧物归拢归拢,实在没用的扔了,要是能卖钱的就卖了。你要真有兴趣,就抓紧了哦。这事可是你自己查到的,你只要记住,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  老侯明白了,这姑娘是不是跟那家人有仇啊?

  叶小池自然知道这事他肯定会琢磨为什么,人世间的纠葛原因其实总结起来并不是很复杂,他应该能猜出来。

  “行,你们一家几口人且忙着吧,我就先走了。小罗,以后有事记得还联系你侯哥。”

  猴哥?听起来倒是有点像悟空了。叶小池嘀咕着。

  老侯走了以后,叶小池看着罗向东姐弟俩,嗔怪地说了一句:“妈,你俩差点让这人给忽悠了,以后可不能再打这个主意了。”

  其实她小弟去接她的时候,她就想过了,像老侯这样的老江湖,想要哄劝两个因为她的腿而有弱点的人,简直不要太容易。

第20章 收货

  罗向楠心里有些进退两难,见叶小池责备她,便说道:“万一那个人真能帮你找个好大夫呢?”她还是有点惋惜的。她自己没有门路,想托人也找不到关系,这时候有这样一个人告诉她他有人脉,能不心动吗?

  罗向东抬头看到那瓶子仍放在桌子上,叹了口气,要把它收起来。走过去时,发现叶小池已经扶着桌子站起来了。

  没错,是站起来了,而且手已经离开了桌面,那只拐杖孤零零地被放在靠墙的地方,并没有被主人拿起,但叶小池就是这么站起来了。罗向东刚拿起贯耳瓶的手颤了一下,几乎把那瓶子丢到桌子上。

  叶小池忙说道:“舅,你可拿稳了,别给摔坏了。”这可是古董啊,放到二十多年后,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都是有可能的。这时候古董的价位还不理想,升值的空间大着呢。

  她以前觉得自己是个不太在意金钱的,之所以不太在意,也是因为没怎么缺过。因为她原本家境一直还过得去,在金钱上一向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没吃过这方面的苦。这时候才迫切地感受到钱有多重要。

  陋室铭里的陋室适合那些品性高洁的人,而她叶小池不过是庸常世界中普通的一员,并不习惯在物质上委屈自己。首先家里的房子就要修一修,晚上灯闭了,她睡得半梦半醒的时候,那暗沉的屋顶常常让她在迷糊中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,至少得做个吊顶啊。还有很多很多地方都需要改变,不管怎么说,都得尽快让生活变得舒适点才行。这是最基本的。

  她独自走了几步,比下午在家里走的又多了一会儿。罗向楠指着她说不出话来,然后在她身体有些不稳想要扶住墙的时候,抢上前来扶住了她。

  “姐,你的腿?”叶景涛也发现了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叶小池问道。

  “开始好了,这不能走了吗?过一段就没事了。”

  罗向楠听了,一只胳膊搀着叶小池,另一只手开始捂脸抹眼泪。这半年里她心里经常觉得火烧火燎的,日子像罩上了一层暗云,见不到光亮,到这时,心情才敞亮起来。

  罗向东哆哆嗦嗦伸手去裤兜里掏烟,掏出来后,才发现那一盒烟只剩了一根,叶小池往旁边桌上一瞅,那里已经有了一个空烟盒,现在兜里那个马上又抽没了,而这些是头天买的烟,这舅可真行啊,一天抽两盒。

  叶小池拿眼唆着罗向东手里的烟,罗向东本来要点上的,可是看到外甥女那凉飕飕的眼神,只好无奈地把烟放回去,这烟没法抽了。他平时也没怎么在意,现在想一想,确实抽得有点凶了。

  “妈,咱先走吧,三婶刚才去咱家里了,一会儿三叔也去,我跟她说了,明天让三叔跟爸一起陪我那同学上地里看看。”

  “那敢情好,你爸那闷葫芦,别把人给折腾走了。”此时地里的叶振刚又觉得头皮一凉,又有谁说他坏话了呢?

  “哎,怎么走了呢?明天有啥事,跟我说一声啊。”罗向东看着叶小池一拐一拐地跟他姐走出去了,在后边跟上来问道。

  叶小池没回头,就跟他说了一句:“昨天我都跟你说了,叫你把这瓶子收好了,别卖。你就不听,动作还挺快的。”却并不回答他问的问题,看来这是打定主意就不告诉他了。

  叶景涛回头瞅了他舅一眼,也没跟他说,老实跟自己姐姐走了。看着那娘仨谁也没给他个交待,罗向东无语了,这是跟他置上气了,还不告诉他?他想知道自然就会知道,不告诉就不告诉。想着这事儿,他习惯性地又去掏兜,烟盒一拿出来,就想到那凉凉的小眼神。

  算了,先不抽了,确实抽得太多了……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【长安V5报价】最新长安V5价格
八年抗战·民族记忆摄影活动在南京开镜
博物馆开“夜场”如何看(墙内看花)
网友给阜阳市委书记、市长留言获回复 共计29条
2019全球城市综合实力排名出炉 北京获经济领域第三名
相关推荐
新華網評·“疫”中人|“逆行”的咖啡
组图:边防官兵泥潭中练格斗 砥砺虎气血性
现在最高指挥机构的是中央领导小组
China Daily Website
成都市青白江区发生5.1级地震 震源深度21千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