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内蒙古:疫情摸排抓获命案逃犯

时间:2020-02-27 17:18:34 作者:种丽桐 浏览量:8701

“嗯,九流你真好。”听了我的话,何小雪笑脸嫣然,伸手揽住我的肩膀,直接起身在我嘴上亲了一下,软糯的触感,还有她身上淡淡的清香,身体立刻没骨气的起了反应。

何小雪一触即离,我一脸苦笑的看着她,这看得到吃不到还真是折磨人。

她不明所以的看着我,顺着我的视线,发现我身体的反应,顿时羞涩的移开视线,娇嗔的瞪了我一眼,抽手起身往外走:“流氓!你现在受伤了就多忍忍,等你好了,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,你快点冷静冷静,我现在去找朱婶来给你包扎伤口!”

我去!这怎么冷静!

“不……”我伸手刚想阻拦,何小雪却根本不理会,自顾自的离开了房间。

过了一会儿,何小雪跟在朱婶的身后走进屋子,手上拿着托盘,上面是包扎用的纱布以及消毒的碘酒。

我直勾勾的看着她,想着等我身体好了,看我怎么收拾她!

流氓!

何小雪察觉到我的眼神,嘴巴微张,无声的轻骂了句,便一直低着头,也不看我。

朱婶阴沉着脸走到床边,将我胸口的衣服掀开,我低头一看,胸口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,而此时,白色的纱布最外层都隐约有点渗血。

何小雪低着头刚好能看到我胸口的伤,眉头微皱,眼神里闪过一丝自责,心疼的出声道:“怎么会流这么多血?!九流,都怪我!我太激动了,没控制好力道。”

“没事,以后好好的补偿我就好了。”我不以为意,冲着她意有所指道。

其实这伤口出血跟何小雪没多大关系,是赵启明在的时候,我过于紧张,身上肌肉紧绷,所以才会导致伤口再次破裂,只不过这些何小雪跟朱婶都不知道罢了。

“年轻人,要注意节制!”朱婶从托盘上拿起剪刀,一下下的剪开我身上缠绕的纱布,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我顿时了然,朱婶她这是听了我跟何小雪的话,误会了!

“没办法,有时候就是克制不住自己。”我故意含糊不清的回答朱婶的话。

“你!张九流!你瞎说什么呢!”

何小雪本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我胸口的伤,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我和朱婶这话的意思,愣了愣,刹那间,脸上一红,恼羞成怒的瞪着我。

她一跺脚,支支吾吾的要解释,又不好意思,反倒是让朱婶误会,气的直呼我的名,最后估计她也知道,现在这种情况,对于朱婶来说,她的解释就是掩饰,女生的不好意思罢了。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基层公务员:许多人如果45岁还上不去就混日子
《社会主义有点潮》第二季《新时代学习大会》第三集
岑溪森警侦破滥伐公益林木案 两名嫌疑人落网(图)
山东枣庄制作发放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 
“移动微法院”审案防疫“两不误”
相关推荐
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成立5年来创作出360余篇作品
用户看重健康护眼 激光电视呈现高速增长势头
GMGC与黑色时空达成国家杯电竞大赛战略合作
高洪波赛前不谈对手只做好自己:12强没一支弱队
江苏扬州:战“疫”一线的医护人员